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比特币通信协议 - 币圈消息

比特币通信协议篇11、二、TURN简介。在典型的情况下,TURN客户端连接到内网中,并且通过一个或者多个NAT到 详细

诺安基金放弃“蒙面举牌”背后:为什么是卓胜微?

[复制链接]
admin 发表于 2022-9-16 0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郑晨烨时隔近9年,公募举牌再现“江湖”。
            9月14日,卓胜微(300782.SZ)披露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股东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具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报告书》显示,诺安基金旗下诺安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诺安成长混合”)于2022年9月8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增持卓胜微股份合计519500股,本次权益变动后,诺安成长混合对卓胜微的持股数已达2672.21万股,占其总股本之比为5.0065%。
            而在前不久刚披露的2022年中报里,诺安成长混合还仅持有卓胜微1933.12万股,占总股本之比为3.62%。也就是说,在短短两个多月后,其持股数占卓胜微总股本的比例就达到了举牌线。
            通过翻阅诺安成长混合过往定期报告,经济观察网记者发现,该基金最早建仓卓胜微或可追溯至2019年,并且期间不断出手,“一路增持”,至2020年三季报披露时,诺安成长混合就已位列卓胜微前十大股东之第九。
            在一路“垒仓”的过程中,诺安成长混合对卓胜微的持股比例始终保持在其总股本5%以下。如今,在卓胜微股价趋弱的背景下,诺安基金为何突然不再“蒙面”,而选择高调“举牌”了呢?
            对此,有公募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如果是真的看好某个公司,诺安基金有很多种方式可以避免举牌,如今高调官宣之后,反而给基金本身带来很大的风险隐患。”
            华南一家大型公募的投研人士则告诉记者,诺安此举,“一方面是通过低位补仓降低成本,另一方面或许也是想给二级市场释放一个刺激信号。”
            “给市场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他说。
            “核心重仓股越套越深”
            在此次举牌后,若以9月14日收盘价计算,由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所持卓胜微仓位的市值就达到了26.9亿元。
            从公告披露的细节来看,在9月13日前六个月内,诺安成长混合曾先后五次买入卓胜微,期间,卓胜微股价(以前复权价计)从149.31元/股暴跌至95.10元/股,而该基金亦在今年8月份卓胜微股价创历史新低时,继续加大买入力度,典型的“越跌越买”。
            经济观察网记者通过梳理定期报告发现,诺安成长混合对卓胜微的持仓最早始于2019年。
            在该基金2019年三季报披露的持仓当中,卓胜微位列其第四大重仓股,持股数量为47.46万股,占卓胜微总股本之比为0.48%。由于记者在诺安成长混合2019年中报披露持仓中,并未查询到卓胜微(300782.SZ)的持仓信息,这意味着蔡嵩松这笔47.46万股的卓胜微(300782.SZ)股票即建仓于2019年三季度。
            随后,蔡嵩松便开始在“垒仓”卓胜微的道路上一路狂飙。
            具体来看,诺安成长混合在卓胜微上的第一轮垒仓,发生在2019年三季度至2020年三季度期间,诺安成长混合连续5个季度不断增持卓胜微,持股数量由期初的47.46万股逐步攀升至689.37万股,占总股本之比由0.48%暴增至3.83%。
            卓胜微的股价(以前复权价计)也在波动中从22.91元/股一路站上130.56元/股,股价的区间涨幅高达526.79%。
            而在此期间,无论是在2020年一季度还是当年四季度中,卓胜微股价发生的两次较大幅度的回调,都未能影响到蔡嵩松坚定的“垒仓”步伐。
            反倒是在随后的2020年四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期间,随着卓胜微股价的回调震荡,诺安成长混合连续两个季度发生了减持动作,持股数量由2020年三季度披露的689.37万股减少至2021年一季度披露的440.55万股,占总股本之比亦由3.83%降至2.38%。
            或许是受此次减持“错失收益”的影响,蔡嵩松随后便开启了诺安成长混合在卓胜微的第二轮垒仓之旅。
            记者通过梳理公开持仓数据发现,诺安成长混合在2021年二季度至2022年二季度的5个季度中,持续加仓卓胜微,其持股数量从2021年二季度的519.71万股一路垒至2022年中报披露的1933.12万股,占总股本之比也从1.56%快速攀升至3.62%。
            但是,卓胜微的股价走势却未能复刻该基金首轮垒仓时的盛景。
            在2021年7月9日至7月13日,卓胜微的股价(以前复权价计)在三个交易日内重挫18.71%,揭开了该公司股价下跌的“大幕”。
            Wind数据统计显示,在2021年7月9日至2022年9月14日的288个交易日中,卓胜微股价暴跌逾68.72%,总市值蒸发逾800亿元,如今其股价仍围绕在100元/股上下波动。
            结合上述诺安成长混合连续5个季度不断增持的情况,在卓胜微股价不断“崩塌”的背景下,诺安成长混合陷入了“越跌越买、越买套的越深”的尴尬处境。
            对此,投资大V“股海光头陈”在雪球平台上调侃称:“卓胜微(股价)能横住在100元附近,诺安绝对贡献很大。”
            而在二级市场股价“崩溃”的背后,则是卓胜微(300782.SZ)交出的上市以来的“最差成绩单”。
            根据卓胜微8月28日披露的2022年中报,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2.35亿元,同比下降5.27%;实现归母净利润为7.52亿元,同比骤降25.86%;扣非净利润为7.57亿元,同比大降23.87%。
            若将统计区间拉长,早在2021一季度,卓胜微的营收增幅便已开始大幅放缓,同比增速由162.37%逐渐降低至如今的-5.27%,归母净利润则在今年内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
            对于业绩的持续下行,卓胜微在中报里归因如下:“2022年上半年,地缘政治冲突、新冠疫情扰动和上下游供应链变化影响各级运营和计划,经济环境的一系列变动给消费市场蒙上了阴影,下游智能手机市场疲软,这将不可避免得在短期内影响业绩。”
            卓胜微同时指出,公司所在的射频前端芯片行业,市场竞争日益加剧,而公司与Skyworks、Qorvo等国际头部公司在整体实力和品牌知名度方面还存在差距;此外,在国内方面,本土竞争对手提供的芯片产品趋于同质化,从而导致市场出现价格下降、行业利润缩减等状况。
            充满“争议”的基金经理
            蔡嵩松及其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一直是市场中的热门话题。该基金以“梭哈单一赛道式”投资而闻名市场,其激进的投资风格也引发诸多业内同行的关注。
            早在2020年,彼时还在长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担任副总经理的安昀,就曾在其管理的长信内需成长二季报中指称,“最近听说一支硬核成长类产品,基金经理从业才三年,做投资仅一年,规模从去年的十几亿迅速膨胀到当前的近两百亿,且大部分规模是今年二季度流入的,该产品基本上全仓半导体。我不禁陷入深思,虽不免有葡萄好酸之嫌,但是这样真的好吗?从历史统计可以清楚看到,投资股市的盈利分布也是遵从二八甚至一九原则,一定是很少部分人赚钱,绝大部分人埋单。很不幸的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极少数人。”
            有公募投研人士告诉记者,“押注单一赛道的投资方法就像是一场豪赌。当相关概念行情火热、行业景气度向上的时候,主题基金可以取得巨大收益,但反过来,随着市场的变化、板块的轮动,主题基金也会出现不小的回撤,并且短期内再难回到前期高点。”
            记者注意到,诺安成长混合在2022年中报中披露的前十大重仓股分别是韦尔股份(603501.SH)、卓胜微(300782.SZ)、北方华创(002371.SZ)、兆易创新(603986.SH)、中微公司(688012.SH)、圣邦股份(300661.SZ)、三安光电(600703.SH)、北京君正(300223.SZ)、沪硅产业-U(688126.SH)、中芯国际(688981.SH),清一色的芯片半导体赛道。
            另外,在已举牌的卓胜微之外,诺安成长混合亦位列韦尔股份、北方华创、兆易创新、三安光电、及沪硅产业-U等5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
            面对今年以来持续震荡回调的半导体板块,蔡嵩松在诺安成长混合的中报里表示:“今年半导体行业波动较大,因为疫情,行业供给和需求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但长期看,由科技创新带来的行业景气度不会轻易改变。另外我们一直强调,我国半导体产业未来最大的机会在国产替代,今年就是国产替代的元年。在这种时候,我们不应该被当前市场的下跌所影响,不应该对产业的发展视而不见。”
            “投资是反人性的,逆势投资是痛苦的,而重要的投资机会往往出现在市场出现重大分歧的时候。”蔡嵩松于中报中称。
            而从业绩表现来看,与蔡嵩松一同“痛苦”的,还有诺安成长的264.63万户持有人。
            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4日,诺安成长混合年内业绩回报为-31.73%,最大回撤为-48.55%,大幅跑输同类基金与业绩比较基准,其最新基金规模为266.36亿元,相较年初减少逾60亿元。
            高调举牌或是“有意为之”
            在记者就诺安基金举牌卓胜微一事走访业内的过程中,不少从业人士都告诉记者,诺安此举或是有意为之。
            华南一家大型公募的投研人士告诉记者:“《证券法》虽然要求一致行动人持股超过5%要进行举牌披露,但公募基金本身不具备要约收购的能力,因此,目前行业内计算是否达到举牌线时,通常是采取单基金的计算模式,这就意味着,如果某基金经理真的看好一只个股,会通过旗下多只基金买入并持仓,很少会让单只基金持仓超过举牌线。”
            据记者梳理,自2013年华商基金举牌东方财富、银河基金举牌飞利信后,公募基金在接下来的近9年时间再无单只基金公开举牌的行为发生过,常见的主要为上述多只基金合计持仓超过举牌线即“蒙面举牌”的操作。
            “此举一方面是通过低位补仓降低成本,另一方面或许也是给二级市场释放一个刺激信号。”针对诺安举牌卓胜微一事,上述投研人士告诉记者。
            “给市场一个借题发挥的机会。”他进一步补充说。
            深圳一家公募基金经理李超表示,在诺安基金此次举牌卓胜微之后,其持仓将要被锁定半年,如果此时市场行情出现剧烈波动,引发投资者的大量赎回,会使得相关产品处于很不利的境地。
            “如果是真的看好某个公司,诺安基金有很多种方式可以避免举牌,如今高调官宣之后,反而给基金本身带来很大的风险隐患。”他分析称。
            值得一提是,就在诺安基金高调举牌引发市场热议的数日以前,9月6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了《邹凡、邹翔行贿罪一审刑事判决书》,曝光了诺安基金投资部原执行总监兼基金经理邹翔以“老鼠仓”谋取暴利的违法行为,引发了市场的广泛关注。
            根据判决书内容,邹翔在2010年3月至2015年1月期间,利用其管理操作“诺安股票证券投资基金”账户的职务便利,将该基金账户投资股票的品种、动向等未公开信息,泄露给弟弟邹凡,进而指使邹凡利用实际控制的“邹凡”“田某”两个证券账户进行趋同交易,非法获利共计2300余万元。
            随后在2017年2月,当邹翔因涉嫌犯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被重庆市公安局立案侦查后,为谋求在侦查阶段撤销案件或从宽处理,邹翔通过唐某请托该案承办人,时任重庆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五支队支队长王某予以关照和提供帮助。
            王某接受请托后,多次与邹翔商量如何降低涉案金额、泄露案件资料及案件办理情况。为此,邹翔于2017年5月至2019年4月期间,先后13次单独或委托唐某2送给王某共计350万元。
            最终,邹翔因涉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行贿罪等,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1445万元。
            针对上述情况,经济观察网记者曾致电诺安基金相关负责人士采访求证,但截至发稿前仍未获回复。
            (应受访者要求,李超为化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阅读排行更多+

Powered by 顺水鱼MT4外汇EA网! X3.2© 2001-2017 顺水MT4外汇EA公司.( 陕ICP备17014341号-1